秦容本來就不是什麼甘心之人,要不然的話她也不會千里迢迢來到這王城,更何況她是秦王府的郡主,她有她的使命在,縱使她願意一生平庸地度過,她的族人,也斷不會允許她這樣的,聽完蒙面女子的這些話秦容心中自然是有些動搖的,「你說這些莫不是有什麼好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