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過了簡訊,我躺在了旁邊的另一張病床上,閉上疲憊的雙眼,沒多長的時間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