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奈羅有些好奇的看着天賜,隱隱覺得眼前的人似乎有些和以往不太一樣的地方,但具體哪裏不一樣,卻又說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