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毒不丈夫,我覺得靳大哥的提議不錯,草原上的生意是咱們幾代人努力開拓,甚至是拿命換來的,可是現在朝廷一道命令,讓咱們幾代人的努力都便宜了別人,這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最爲年輕的王大宇忽然一拍桌子,滿臉猙獰的道,年輕人最容易的衝動,而且他也對朝廷開放交易的法令十分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