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不讓理查德公爵產生誤解,他們把話說的很直接。這對他們這個層次的貴族來說,其實沒什麼好避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