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香君卻不理會已經到了憤怒邊緣的戴振濤,她只是輕輕地一揮手,戴振濤就跟破布娃娃一般向著旁邊滾飛出去,然後楚香君打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