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東山看不透他,她只見過他三次,前兩次都是驚鴻一瞥,像隔著霧,看了一眼遠處的月,驚艷卻也朦朧。第三次見他就是在房裡、在他床上,,在那三天里她見過他各種樣子,痛苦、歡愉、掙扎、放縱,太糜亂,像一場不真切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