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傳來一股冰晶般的寒意,把他的狂熱澆滅了些許,他緩緩神,想起捲軸後面還寫著好多行字,於是把注意力收了回來,繼續看大魔法師梅林留下的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