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跡象表明,晉軍將進攻的矛頭指向了幷州,一場爭奪幷州的大戰已經是悄然地拉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