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漫不經心的瞟了一眼,突然愣住了。只見他的雙手到沾滿了鮮血,血液的顏色還沒有變黑,看樣子是剛剛才染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