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愣了一下,隨後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咦?她有這樣說嗎?其實也只是還可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