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邊暗暗盤算著,一邊就聽見方可棟難過地說道:「我也是魂魄不全,但我根本就不知道我魂魄不全的原因,你們還好,起碼知道自己魂魄不全的原因,回去找魂魄也有線索,可我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