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宗的人還以為,她為了此而悶悶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