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戎玉才剛踏出兩步,一聽到『二爹』,便知道指的是君聆詩了。原來君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