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一些年輕的女弟子,看向阮清蘭的目光,已經不是可憐,而是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