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販們奮力的吆喝聲此起彼伏,越玉兒今天卻沒有了興緻逛街,她手裡還握著帶著血肉溫度的玉扳指,心裡十分的沉重,她預感自己好像掀開了一道迷宮的大門,而這迷宮每一道都十分得兇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