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說來,這一次是皇上的警告?”江謙深以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