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醫院水箱中的藥液有問題,那作家作爲守門人,一定會預防不測,這三支藥液的氣味、顏色都和水箱中的液體不同,有可能不是毒藥,而是解藥。”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測,要想進一步證明,還需要更多線索輔助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