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風輕雲淡的笑,她波瀾不驚的雙眸盯著他,莫名地讓他感覺自己是個跳樑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