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到了童姐的電話后,五大三粗的漢子,憋了一上午,總是想出了一套不會「底兒」了童姐的說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