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候機大廳,也不知道是張寧沒有注意還是有些人眼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