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這個……”任李愔的臉皮再厚,這時也禁不住滿臉尷尬,吞吞吐吐的說道,“孫太醫多慮了,之前是不知道惜君懷孕,現在知道了,自然不會再做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