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清楚這三個外國人不遠萬里跑來村子所為何事。不管他們表現得再怎麼彬彬有禮,再怎麼有涵養,也和數千年來的那些強盜是一丘之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