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多麼希望每天回家,依舊可以看到姐姐溫暖的笑容,吃到小時候熟悉的味道,聽到那如同小弦切切,又如風鈴在低語的嗓音,可惜,這一切現在都成了天邊的白月光,可望而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