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門坐的馬車,即便是再奢華最舒適的馬車,他都覺得坐不慣……這並不是他故意擺架子,而是真的彷彿是對這些我們認為是享受的事情,覺得很無法容忍。彷彿……他曾經享受過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