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識的透過貓眼看了看門外,一身白色羽絨服的葉子澈竟然還靜靜的站在門外,白凈的臉上一點不耐煩也沒有,一隻手抱著我最喜歡的花,我無法不再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