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坐在沙發上的祁逸宸倒是有着一絲幸災樂禍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