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好酒!想來任老大不是個小氣的人,我要是多喝兩杯,任老大不會怪罪吧!」席茜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