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算,絕對是成功了,不需要有任何的懷疑。我鎮守此地多年,還以為永遠也不會有哪個院生能夠降服成功,沒想到真的有人成功了,真是感慨萬千。」總管事唏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