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孤冥擦乾嘴角新流出來的血跡道,他確實受了很嚴重的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