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清楚什麼?」卿空並不打算在這問題上和祈公主多做糾纏,便加快步伐往喜樂大殿走去,她此刻心下擔心的是懸崖頂那般陡峭的地方,她現在神術盡失要如何上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