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洛殿主一定要把我的問題當成一種質問,那麼我想剛才才因為此事在鬼門關走了一圈的我應該也有這個資格吧?」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道:「不過,洛殿主既然把我剛才的問題定性為質疑聖裁殿的行為的話,那麼我是不是可以把剛才那三個金袍使者的行為理解為是代表聖裁殿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