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若是你不恢複本體,掉的可不止是一塊鱗甲了!」魔祖當即不屑的撇了撇嘴,玉手一揮間將鱗甲仍向了妖祖,身形也是停下不在動手,美眸中看著妖祖的身軀有些顧忌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