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宗政無憂輕咳了一聲:「我當然是來玩一下的,怎麼這麼奇怪啊,四皇兄的門口全是人,這裡門口一個人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