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用你啊我啊的,」陸瑤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姿態,「我呢,也不是你肚子的蛔蟲,你什麼想要誹謗我,我也不知道,我呢,就這麼說吧,以後我在大院里,或是在帝都,聽到了說我不好的詞語,我都算在你孟晴玉的頭上,你說,好不好啊?」